从徐梦桃夺冠看虚拟教练的现实影响

北京冬奥会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决赛上,22岁的“老将”徐梦桃成功摘得金牌。这块金牌对中国队意义重大,对徐梦桃也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从2010年在温哥华冬奥会上亮相,到如今登上最高领奖台,徐梦桃参加了四届冬奥会,等待和苦练了12年。坚持理想、坚忍不拔和付出艰苦的努力,是徐梦桃追梦成功的重要因素,而遵循科学规律进行训练,也是她获得佳绩的得力助手。

徐梦桃的金牌科技含金量十足。徐梦桃在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跳出的高难度动作,系数高达4.293,凭借助滑、起跳、空中翻转和落地一气呵成,获得108.61的高分并夺冠。这个动作的背后就有AI教练“观君”的贡献。作为虚拟教练,观君已经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运动队服役了3年之久。

观君的任务是全面分析运动员的各个动作,包括起跳、空中和落地三个阶段,进行全流程动作量化的科学分析,实时提供运动员动作信息,并解析运动员的各项动作,最后把这些数据汇总并呈递给教练和运动员。不仅对徐梦桃,对每一位选手,观君都要给他们建立专属的运动档案,用于追溯每一跳的动作细节,聚合呈现长期训练效果,辅助制定科学训练计划。

观君依托的是小冰计算机视觉及完整框架技术。这是一种小样本、大任务的冰雪运动分析模型,能为教练员和运动员提供实时、专业的评判及指导意见。当然,通过小冰深度神经网络渲染技术(XNR)也赋予观君虚拟人类的特征,从外貌、声音和独特的性格等,让观君更像人类教练。

启用AI教练是与运动项目的特殊性和复杂性有关。对于空中技巧运动员来说,项目具有较大的危险性。空中技巧需要运动员从一个坡度为25度,长度为70米的斜坡开始向下滑行,通过过渡区后滑向跳台,跳台高2米到4米,坡度从50度到70度,分别为一周台、两周台和三周台,着陆坡角度为38度。

在高空和高速之下,任何闪失和疏忽,都有可能造成运动员受伤。为了避免运动员受伤,进一步提高训练效率,需要借助虚拟教练提供的数据和影像,强化运动员对高分动作的记忆并提高熟练程度。

虚拟教练提供了新型的科学训练方式和原理,却并不能给予运动员实时感受,所以需要结合实地训练。所以虚拟教练必须与人类教练、实际训练相结合。这一点在中国的梦之队——跳水队多年的训练中已经体现出来。中国跳水队至今还一直沿用着当初徐益明等教练创建的保护带拉法和在弹网上练习翻腾动作的实时和实战训练方法。

所谓保护带拉法是让运动员系上安全带,带子的另一方由一个轴承控制,教练员拉拽绳子把运动员拉到空间又快速放下,让运动员在实时实速的空中翻滚中通过小脑记忆自己的动作和四肢、躯体各部分的肌肉控制,以获得准确优美的姿态和入水角度,并压出最小的水花。如果没有人的实际动作,是不可能在大脑和小脑中形成神经记忆以完成和改进动作的。中国跳水队的保护带拉法是一个不亚于虚拟教练的科学训练方式。

徐梦桃夺冠彰显了科学训练的重要性,其中虚拟教练所起到的实际作用不容小觑。要想帮助运动员提高训练效率,达到更高质量的训练水平,既需要发挥虚拟教练的作用,也需要将虚拟指导和实地训练相结合。这或许是信息时代通过竞技体育带给人类的另一种启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