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亿人上冰雪”,团结的力量

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不到20天,全国上下对冰雪运动的热忱日益高涨。恰逢此时,将冰上运动与父女深情交织在一起的俄罗斯电影《花滑女王2:爸爸我爱你》来华上映,作为影片星推官的中国花样滑冰运动员张丹,近日也亮相影片首映礼。2006年都灵冬奥会上,当时21岁的张丹在受伤情况坚持完赛,和搭档张昊一起赢得花样滑冰双人滑银牌,创造中国花滑在当年冬奥的最好战绩。如今,无论是参与创作冰上舞剧,还是投入北京冬奥会和冰雪运动的推广,已退役10年的张丹依然没有远离自己热爱的冰场。在首映礼现场,《环球时报》记者和张丹一起聊了聊她的冰雪人生,以及她对北京冬奥会和中国冰雪运动的期许。

体育影视作品要贴近生活

环球时报:出于怎样的机缘成为电影《花滑女王2》的星推官?俄罗斯花滑项目的强大与此类电影之间有没有一种相辅相成的关系?

张丹:首先还是要感慨我们中国有这个实力来承办冬奥会。在这样的契机下,人们对相关影片和报道都会非常关注。我自己对花滑非常热爱,虽然退役了,但也一直致力于相关的推广工作。对我来说,能通过电影让更多人认识和了解花滑,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方式。其实无论是先有电影还是先有运动成绩,都会对这个国家相关体育项目的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带动作用。影视作品如果打造出既能传递项目相关知识,又能贴近老百姓生活的故事,相信会有许多观众被打动,并因此关注甚至走上冰雪。

环球时报:你在退役后除了开设冰场、进行管理及技术指导的工作,也参与了中国首部冰上舞剧《踏冰逐梦》的演出。为什么会做这些尝试?

张丹:某种程度上讲,《踏冰逐梦》是我运动生涯的延续。其实这有些冒险,因为此前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经验,我们不知道舞剧呈现的方式是不是大众喜欢的。但为什么还要做,是因为我们对花滑和冰雪运动的热爱,希望通过舞剧这种方式让观众感受到这份热爱,唤醒他们对自己梦想的初衷,也唤醒他们对冰雪运动魅力的认知。

冰雪项目发展离不开大众

环球时报:双人滑项目上,中国队目前处于世界一线水平。在诸强林立的背景下,中国队如何保证人才不断涌现?

张丹:主要还是团队的力量。中国双人滑能在国际赛场上一直取得非常优异的成绩,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努力。正是因为有前辈运动员带着后辈年轻运动员,怀揣着共同的目标,才可以去打败世界其他选手。所以我希望以后的年轻运动员都能有这种团队意识,这样无论面对什么困难,我们都可以在世界舞台上取得一席之地。

环球时报:除了双人滑,中国队在花滑其他三个项目(男子单人滑、女子单人滑、冰上舞蹈)还相对薄弱。这几个项目的发展瓶颈在哪?

张丹:对于中国双人滑来说,申雪/赵宏博这样的前辈运动员已经树立起一个标杆,作为后辈就没有不努力的理由。但对于男单、女单、冰舞,还没有出现这种特别强大的榜样,年轻运动员的目标感可能会薄弱一些。

环球时报:除了关注俄罗斯和美国,中国观众关注的花滑“对手”还有日本。不只是羽生结弦,键山优真、宇野昌磨和女单的纪平梨花也颇具实力。在你看来,日本花滑是如何走在亚洲前列的?

张丹:大众普及程度和关注度是很重要的因素,因为只有当达到一定的基数,才可以从中挑选有发展前景的优秀运动员。日本这些年在单人项目上发展迅猛,得益于整个国家的大力宣传以及带来的全民关注度,从而让更多青少年参与其中。

这两年受北京冬奥会的影响,我们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冰雪项目。过去,只有专业队的一些运动员才有机会去被选拔参加世界大赛,而现在全国各地已经有几十家甚至上百家滑冰俱乐部,在这些俱乐部当中其实就有非常多的潜力股。所以说,基数还是非常重要的。

高手在民间

环球时报:冬奥会在北京举行,这对扩大我国冰雪运动的群众基础有哪些带动作用?

张丹:冰雪项目普及的难点之一在于场地限制。比如滑冰场需要有足够大的场馆然后去铺冰面,雪场更需要足够大的山才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接触这些项目需要付出很大的精力。这两年随着北京冬奥会的临近,我们国家做了非常多的普及工作,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相关项目。比如,滑雪虽然看起来比较危险,但只要做好保护,是可以用一种安全的方式参与,感受其中的刺激与快乐的。

环球时报:日前,《“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统计调查报告》正式发布。自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以来,截至2021年10月,全国居民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为3.46亿人。我们成功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在哪?

张丹:我觉得还是团结的力量。我们2015年申办冬奥会成功之后,似乎全中国都在为北京冬奥会做着努力,大家都在通过自己的方式向公众传递冬奥知识。比如,有的人在玩类似冰壶的游戏,或者旱地冰球的游戏,对于我们专业人士来说,都没有想到会用这种方式将冬奥项目传递给老百姓。这都应了那句话:高手在民间。在这种内生动力驱动下,我觉得在北京冬奥会之后,会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冰雪项目当中。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