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国家雪橇集训队 冬奥夏练有“玄机”

中国国家雪橇队2015年开始组建,眼下正在积极备战北京冬奥会。冬奥探营,带您一起探访他们备战最新情况。

雪橇在19世纪起源于瑞士和北欧地区,1964年,在第9届因斯布鲁克冬奥会上,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雪橇和雪车、钢架雪车共用一个赛道,但出发点不同,选手以坐姿进入出发状态,双手握住把手,运动员通过前后摆动加力出发,并通过扒冰获得持续加速,然后平躺在橇体上,通过腿或者身体力量作用于橇体的不同位置来控制滑行方向。在2000年之前,我国还未有过开展现代雪橇运动的记录,2015年7月,随着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我国开始组建自己的雪橇国家队。2015年8月18日至23日,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组织的中国雪橇国家队运动员选拔,在2022年冬季奥运会雪车雪橇项目举办地北京市延庆区举行,组成了中国首支国家雪橇集训队。目前,这支队伍正在紧张地进行最后训练,备战北京冬奥会。

冰屋凝聚科技 冬奥夏练有“玄机”

近期,国家雪橇集训队将会飞赴欧洲进行滑行训练。总台记者获准进入到国家队的训练基地,对备战情况进行探访。

冰屋是国家雪车雪橇中心的配套设施,可以为雪车、钢架雪车和雪橇三个项目提供出发技术的训练。

总台记者 王丰:今年在冰屋夏训的重点主要是为了提升运动员出发的各项技术。通过一系列的训练,不断完善和巩固出发阶段运动员的各项技术动作细节。

这些动作细节的完善和提升,源于这套数字化科学训练辅助平台,它通过摄像头、传感器和分段计时系统,对运动员出发阶段的技术动作、左右手发力以及入橇前的持续加速能力进行采集,最终找到运动员问题所在。

中国雪橇集训队中方教练 阚樾:借助分段计时系统,我们可以把队员的整个出发滑行的成绩作一个比较,按照五个分段来进行。比如说居巴依跟范铎耀,居巴依在第一个五米的位置,领先于范铎耀;第三阶段、第四阶段甚至第五阶段,如果说范铎耀拉近了他俩的距离甚至反超,那说明在后半部分的动作质量上可能范铎耀就会有提升,包括入橇环节上的流畅性,每个阶段单独计时,就有很清晰的一个对比。

雪橇项目最快时速可以达到130公里/小时,是冬奥会上速度最快的项目之一。因此,每一个动作细节把握得是否精准,都会对最终的成绩产生影响。

总台记者 王丰:在跟教练,教练组,包括队员们沟通了一下,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我们也决定试一试。拍这个节目之前做了很长时间心理建设,其实一直不敢试,现在也是拼了吧。下来速度真的非常非常快,很刺激。因为你要没有经过训练的话,你没有办法很好地控制雪橇的方向,就会出现我刚才撞来撞去的状况。如果在真正的赛道上估计我可能就得受伤了。

到9月中旬,国家雪橇队将结束夏训,飞赴欧洲进行滑行训练。1月前,将完成在北美和欧洲等多国举行的7站世界杯比赛,全力以赴争取满项目资格。

居巴依:想在奥运舞台上为国争光

自2015年国家雪橇队组建,六年来,队员们刻苦训练,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特别是来自新疆伊犁的居巴依,几年来,他克服伤病困扰,不断超越自己,就是希望能够代表祖国,站在冬奥会赛场上。

目前,教练组对整支队伍的训练状态比较满意。记者采访期间,来自新疆的居巴依以3秒299的出发成绩,滑出了夏训以来队内的最好成绩。

中国雪橇集训队队员 居巴依:这两天通过改正一些技术动作,一些细节上的问题,然后才有了今天比较好一点的成绩。

居巴依来自新疆伊犁,2016年,从标枪项目跨项目选拔进雪橇国家集训队。

中国雪橇集训队队员 居巴依:当时我们都不知道雪橇是什么项目,在网上搜了一些视频,看完之后发现这个项目这么危险,我妈不想让我来。我一直坚持自己的选择,就是想站在奥运舞台上为国争光。

进入雪橇国家队,代表国家在冬奥会上出战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雪橇项目毕竟速度快,危险系数高,在奥地利和索契的两次受伤,让居巴依对是否要坚持下去产生了犹豫。

中国雪橇集训队队员 居巴依:在索契,当时技术动作还没有那么成形,当时时速大概110、120这样,然后出了点问题,从弯上掉下来之后,两个脚直接怼在墙壁上,当时膝盖和两个脚踝全骨折,在床上躺了两个月吧。当时就在想,自己到底适不适合练这个项目。

后来,在教练和队友的鼓励下,居巴依又重新站在了训练场上。

中国雪橇集训队队员 居巴依:我记得最深刻一句话就是,要想成为一个真正的雪橇运动员,受伤是不可避免,只有你受了这些伤才会成长。

如今的居巴依,已经成为队里的佼佼者,明年的北京冬奥会将很有可能代表中国队首次出现在冬奥会雪橇项目的赛场上。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