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板滑雪名将获劳伦斯最佳复出奖 24岁患癌8个月后痊愈上演王者归来

“过去这两年,我赢得了三块世界极限运动会的金牌,也战胜了癌症,改变了看待人生和其他事物的角度,也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

26岁的加拿大单板滑雪运动员马克斯·帕罗特获得了2021年劳伦斯体育年度最佳复出奖。

2018年12月21日,他被诊断出霍奇金淋巴瘤,仅8个月之后就痊愈重返赛场,并收获了世界极限运动会挪威站的金牌。

曾经,他说单板滑雪就是他的生命。现在,单板滑雪依旧是他的最爱,但不滑雪的时候,他会尽可能的把时间留给自己。

“回顾这段旅程,我并没有回到原来的那个自己,但这也是最美的地方。”

01 吃饭,睡觉,滑雪

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加拿大魁北克,每年冬天都是滑雪者向往的圣地。在这里大多数孩子都是“穿着雪板”出生的,马克斯也不例外。

滑雪是马克斯家的家庭运动,每个冬季的周末,一家人都会去滑雪。马克斯在2岁的时候就参与到了这项家庭运动当中。

9岁那年的圣诞节前夕,马克斯最好的朋友收到的圣诞礼物是一块单板,在那之前,他们一直滑双板,马克斯尝试之后,马上就被迷住了。

小时候,在没有雪的季节,马克斯也会打网球,高尔夫,骑山地自行车。但在9岁的圣诞节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单板滑雪成为了他所有的激情所在。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雪板成为了小马克斯最大的梦想。

马克斯问爸妈,能买块单板吗?曾是滑雪运动员的爸爸深知单板滑雪的危险性,他希望马克斯可以继续滑双板。

“他们告诉我如果想要,等我以后自己赚钱就可以买了。”

那个夏天,他挨家挨户的敲开邻居家的门,帮助他们修剪草坪赚钱,4美元,8美元,10美元……终于,第二年夏天,他拥有了自己的雪板。

雪板有了,但还需要固定器,还需要平时训练的器材……对于小马克斯来说已然是一笔巨款。

父母虽然不想让马克斯玩单板,他们仍然支持他的每一个决定,只是他们告诉他,“无论你想要什么,我们可以给你付50%的钱。”

剩下的50%,马克斯只能靠自己。

“当我最后真的得到它们的时候,我内心会非常感动,因为我此前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

装备有了,但还欠东风。

在加拿大魁北克,雪季只有3-4个月,大部分时间还是无雪可滑。于是,在夏天到来的时候,马克斯在自家院里修建了一条简易的赛道。

没有雪,他就和朋友一起开车从附近的滑冰场拉回来。天气很热,铺设的雪道很快就化掉了,但马克斯却乐此不疲。

“早上一睁眼想到的是滑雪,吃饭的时候想到的是滑雪,睡觉的时候想到的是滑雪,甚至梦里出现的都是滑雪。”

02 “成为世界上唯一能完成某个动作的人”

15岁的时候,马克斯开通了社交媒体账号,第一时间关注了自己的偶像们,看着他们在一边旅游一边滑雪,他坚定地说:“那是我的梦想。”

但对于还在上高中的马克斯,兼顾滑雪和学习并非易事。16岁的时候,马克斯告诉父母,他想成为职业的滑雪运动员。

虽然一直都知道儿子喜欢滑雪,但这样的想法还是让父母感到惊讶。在马克斯的坚持下,父母做出了妥协,但前提是他必须要完成高中学业,并且只给了他一年的时间证明自己,“一年后可以的话就继续,不可以的话就回来读书。”

一年时间,从零开始,要和世界上最好的选手竞争,压力很大,但马克斯想要试试,“就算最后不成功,但至少我试过了。”

马克斯再也没有回到学校。

看起来天赋异禀的马克斯说,他并不怎么相信天赋,自己是靠刻苦努力,才走到今天的位置。

决定命运的那一年,他没有浪费一天——第一到达雪场,最后一个离开。

决定命运的那一年,在圣索沃尔(St-Sauveur)的比赛中,他拿到了第三名,敲开了职业滑雪的大门,比赛的邀约越来越多。

18岁,马克斯拿到了世界极限运动会金牌,最初只是想成为一名职业滑雪运动员的马克斯超额完成了梦想任务。在那之后,“我需要去寻找一些新的挑战,来激励自己继续前进。”

在2013年,他在世界极限运动会坡面障碍技巧项目中成为了首次做出了内转三周偏轴空翻的滑手。2014年,马克斯是第一位在世界极限运动会坡面障碍技巧项目中连续完成三周偏轴空翻的选手……

“成为世界上唯一能完成某个动作的人,成为了我新的梦想。”

从2011年的新秀,到2014年的世界单板巡回赛大跳台冠军,到2016年在巡回赛的总排名第一,再到平昌冬奥会收获银牌,马克斯每次出现都带来惊喜。

03 确诊之后我还要安慰为我伤心的家人和朋友

平昌冬奥会结束之后,马克斯一直在调整状态,就在他充满期待地为新赛季做准备的时候,意外却突然降临。

2018年11月,国际雪联世界杯单板滑雪大跳台北京站的比赛后,马克斯的颈部附近肿起了一个包,而且皮肤一直很痒,回国后他到医院进行了全身检查,被诊断出霍奇金淋巴瘤。

其实早在9月的时候,他就出现了初始症状,他老是觉得皮肤很痒,但当时并没有在意。

听到自己确诊之后,马克斯很震惊。当医生告诉他治疗会让他缺席整个赛季的时候,马克斯似乎比听到患病的消息还要震惊,“什么?我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

两周后就是世界极限运动会,他跟医生商量,能不能把治疗推迟两周,“至少让我能参加这次比赛,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赛事。”

医生告诉他,“治疗时间越晚,活下来的机率就越低。”

马克斯第一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想着,马克斯,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不能再想着单板滑雪了。”

终于,他暂时放下了单板滑雪,开始接受治疗。

教练是在电话中得知马克斯患癌的。听到这个消息,教练的脑海里立刻回荡起“完了,一切都完了”。

已经接受事实的马克斯却很乐观,“没事儿,是可以治愈的,6个月之后我就可以继续滑雪了。”他甚至开始憧憬重新回到赛场的种种。但教练什么都听不进去。

不止是教练,当他一个个告诉家人朋友的时候,其他人都是一样的反应,“当时积极乐观的我倒像是个异类。”他把宽慰的话说了一遍又一遍:可治愈的,治疗6个月就好了。

18岁之后第一次缺席整个赛季。他在社交媒体上记录生活:去做治疗了;因为治疗不能出去旅游;有其他活动充实生活了;想念比赛;又要去做治疗了……

他看上去跟没事儿人一样。

04 “关在笼子里的狮子”王者回归

“我是那种人,当我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我的动力就直冲云霄。”

医生说痊愈至少需要6个月的治疗,马克斯就用了6个月。12期化疗结束,马克斯康复了。

他说这6个月,自己仿佛是关在笼子里的狮子,“上个赛季没有比赛感觉很奇怪,我很想回去,我等不及了。”

即使是在化疗期间,马克斯也一直在向外界传达积极的信号,但他的姐姐说,随着化疗的进行,马克斯第一次感受到了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肌肉和能量离开了他的身体。”

结束化疗之后,马克斯马上投入训练。第一件事,找回失去的肌肉,一周7天他都呆在健身房。一个月之后,他就回到了雪场。

“我真的、真的很希望能重新开始滑雪。”

2019年8月的最后一天,世界极限运动会挪威站,马克斯时隔280天重回赛场,所有人都看着他。

第一轮,反脚三周偏轴空翻1620度 ,完成得近乎完美,以47分的成绩排在第一位。第二轮,44分。凭借着前两轮的出色发挥,马克斯重夺世界极限运动会金牌。

解说激动地喊着他的名字,家人和朋友都在现场,其他运动员也来和他握手,拥抱。

回想那次完美的复出,最先出现在马克斯脑海里的是大家的微笑。“因为我们很长时间没见面,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但最幸福的是,我终于又能回到自己热爱的单板滑雪赛场了。”

05 早上喝一杯喜欢的咖啡,成了可见的幸福

电视机里马克斯还是马克斯,那个随时都能带来惊喜的天才。但回家之后,他觉得自己好像被车撞了一样,“那一整月我都非常非常疲惫。”每天要睡10-15个小时,他开始恍惚,“天啊,可能癌症又复发了吧……”

去复查,医生告诉他,一切正常。运动心理学专家说,他的身体经过8个月的漫长斗争,需要休息了。

那个月,他没有做任何运动。放在以前,滑雪对他来说就是生命,而现在,滑雪依旧是他的最爱,但他的生活不仅仅只有滑雪。

他开始把时间留给自己。“作为一个人,我成长了很多,当然也包括作为运动员的成长,但更多是做人的成长。”

在生病之前,马克斯对工作几乎从来都不会说“不”,“好,我可以做”,所以他的日程表排得满满当当。

治疗期间,他慢慢学会了拒绝。他把事情排列了优先等级。不在雪上的时候,他便开发自己的业余爱好。弹吉他、做瑜伽、冥想,最近还开始投资不动产。

因为疫情,比赛一场接一场地取消,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日程变得空空落落。

这时,他选择“和自己在一起”。他学会了享受生活中的小确幸,“就像早上起来喝一杯喜欢的咖啡。”

06 结语

滑雪依旧占据着马克斯的大部分时间。健身房复工了,他就回到训练当中。因为治疗错过的那个赛季,让他更加明确了自己对单板滑雪的热爱。

2018年平昌冬奥会,他拿到了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银牌,现在,他的目标瞄准了北京冬奥会。“比银牌更进一步,就是金牌了。”

(采访/李培鑫 陆志帆 默北 撰文/鲁春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