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冬奥|冰雪运动如何“南展”?——来自宁波的冰雪运动实践

新华社记者夏亮

冰雪运动需“天时”,但同样也少不了“地利”与“人和”。随着“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的不断推进,“不进山海关”的冰雪运动正在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成为南方城市的“新宠”。

记者日前在宁波走访时发现,经过近几年的培育,冰雪运动在这座以“书藏古今、港通天下”为名的江南名城中已经悄然落地生根。

大众冰雪 如火如荼

上午9点,位于宁波市鄞州区的环球银泰城尚未开始一天的营业,10岁的黄铄涵已经在父母的带领下,在4楼的冰场开始了假期的训练。6岁开始接触花样滑冰,如今黄铄涵可以轻松完成全部5种类型的两周跳。

“经过千百次的摔倒、沮丧、懊恼和焦急,才有可能换来一次足周的落冰。站在场外的我千百次不忍,又千百次忍了下来,为着她喜欢,为着她能从中领悟到坚持的意义。”妈妈陈星星说,孩子对于花滑的热爱,也是他们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原因。

黄铄涵的教练李宁是东北人,退役后在上海待了11年,亲眼见证了冰雪运动在南方日渐兴盛。“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后,冰雪运动在南方地区也被更多的家长所熟知,现在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黄铄涵训练所在的冠军冰场负责人严祥舜介绍说,自冰场2016年开业后,花样滑冰长训人数有近200人,冰球长训人数增加到近60人,目前包括U6、U8、U10不同年龄段。

除了室内冰场,宁波还有华东最早建成的一批室外滑雪场。从主城区驱车一个小时,便来到了位于宁波市奉化区溪口镇的商量岗滑雪场。尽管不是周末,但临近春节,这里游人如织。

“近期,每天都有三四千人上山滑雪,预计一个滑雪季下来,总游客接待量可以达到5万人。”商量岗滑雪场运营负责人曹建敏说,从2007年建成到现在,游客接待量一直保持着逐年递增的状态。

竞技冰雪 主动作为

在冰雪竞技方面,宁波同样敢为人先。在第12届全国冬运会女子冰壶比赛中,作为南方地区唯一参赛的冰壶队,宁波队第一次参赛便获得季军。

随着北京申冬奥的成功,宁波的冰雪运动发展也开始迈入快车道。2017年,宁波市体育局与浙江省体育局签订男子冰壶项目和部分雪上项目省队市办协议,宁波市负责浙江省冰雪项目组队的具体工作,重点是单板滑雪、男子冰壶、冬季两项等。

“目前省队市办的单板滑雪和男子冰壶项目正在宁波体工队开展。此外,宁波体校与俱乐部合作了冬季两项赛事。”宁波体校副校长陈东说。

虽然起步较晚,但收效却立竿见影。在山西举行的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单板滑雪比赛中,宁波运动员王士嘉获得金牌;同年7月的冰壶项目中,宁波队斩获体校男子甲组冠军。

此外,在全力备战北京冬奥会的国家队阵中,也有两名宁波籍运动员。钢架雪车国家队的林回央和雪车队的陈天宏都是在宁波练习田径出身,后来在冰雪项目国家队跨项选材时转项。

近两年,两人都在国际国内大赛上取得了优秀成绩。林回央2019年在全国冬运会女子钢架雪车比赛中夺冠,成为浙江省冬季项目全运会首金获得者。随后在2020年德国世锦赛上,林回央还创造了中国队在女子钢架雪车和混合团体钢架雪车项目的历史最佳成绩。

“田径选手普遍有不错的爆发力和合适的自重,外加一定的速度和灵敏度,技术只要稍加‘改造’,就是雪车好手。”陈东说。

冰雪运动 各方合力

冰雪运动想要真正实现“南展”,最重要的还是从娃娃抓起。为此,宁波市体育部门通过引入社会力量,推出冰雪进校园的举措。2018年11月,镇海区实验小学引入旱地滑雪项目,组建了宁波市首支校园滑雪队。

“旱地滑雪,最初是为了在无雪季节保持训练,在动作上和越野滑雪有着90%的相似度,很适合南方开展。”林柯羽退役前曾是宁波首位完成高海拔滑雪登山赛的选手,退役后自主创业,如今也是宁波市冬季两项队的领队。

“学校推出旱地滑雪兴趣课,三、四年级学生有90%报名要求参加。孩子们学过旱地滑雪后,在真正的雪场滑雪就很容易上手。”林柯羽说。

宁波人还别出心裁发明了“桌上冰壶”,一样的规则,不同的只是场地和“冰壶”材质、大小差异。这种迷你版的“冰壶”一经推出,很快便被镇海区骆驼实验学校引进。

冰雪进校园成效立竿见影。2019年7月,教育部公布全国青少年校园冰雪运动特色学校,宁波有3所入选。

此外,宁波还利用当地轮滑、滑板运动较为普及的优势,积极推动“轮转冰”“轮转雪”。2020年12月,宁波市轮滑协会成立。“我们的轮滑协会包含了轮滑、冰雪两大类运动,这也是积极响应号召。”宁波市轮滑协会主席陈辉说。

依托宁波先进制造业优势,宁波还涌现出曼切斯体育、金峰文体等一大批生产滑雪板、雪橇、轮滑器材的领军企业。

在鄞州区,一个集滑雪教练培训基地和生产自有滑雪机的冰雪装备产业园项目初步达成意向协议;在慈溪,一个雪场总面积超一万平方米的室内冰雪世界正在建设……

“目前,宁波已经初步形成了大众冰雪、竞技冰雪和冰雪产业协同发展的局面,为冰雪运动‘南展’探索出一条可行性路径。”宁波市体育局局长、体育总会主席张霓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