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运动在中国正变得流行

2017-09-30 09:25:00 界面新闻 分享
参与

  一大群全副武装的初学者踩着双板在教练指导下从初级雪道踉踉跄跄地往下蹭,偶尔几个老手滑着单板在高级雪道上潇洒地做着后刃向后翻腾,打算继续提升技艺的爱好者们在魔毯上排着队准备重装上阵,来晚的人在安全区域刚开始做热身……去到大部分国内的滑雪场,你会看到的景象基本如此。

神农架某雪场的滑雪客们

  在中国,滑雪其实并不是一项普及度特别高的运动,但雪上飞驰的优雅以及北京-张家口即将主办的2022年冬奥会,让滑雪这项运动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以往把乒乓球、游泳、足球作为主要运动休闲项目的中国人纷纷穿上雪板、带上目镜去体验这项运动,随之而来的山地滑雪场、滑雪度假村、室内滑雪设施也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在全国大部分地区。《2016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00年时中国的滑雪场总数只有50家,滑雪人次也区区只有30万,可到了2016年,滑雪场的数量就提升到了646家,滑雪人次更是达到1510万。按照这个速度发展,中国距离“三亿人上冰雪”的目标是越来越近了。

19世纪挪威的滑雪者

  其实滑雪起源于一万年前的中国新疆地区,当时人们把兽骨绑在脚底滑下雪坡,以省去爬山的周折。但现代滑雪作为一项体育兼休闲运动项目,19世纪才开始出现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并仅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在全球有积雪覆盖的地方风靡起来。然而因为进入中国的时间较晚,同时滑雪设施的建设也并不完善,现代滑雪在中国不仅没有成为一项大众运动,更尚未像有滑雪传统的国家一样形成个性鲜明的滑雪文化。然而目前滑雪在中国越来越普及,改变也在发生。

  “中国人喜欢滑雪这种刺激又新鲜的体验,学起来也很快,相信下一代从小就会开始接受训练并掌握滑雪技能了。”ClubMed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昂稷诺(Gino Andreetta)告诉记者。

欧洲人滑雪更倾向于休闲和社交

  欧洲人眼中,滑雪不仅仅是一项体育运动,更是一种社交行为,这点在法国人身上体现地极为明显。虽然在阿尔卑斯山区有很多雪质优良的高山滑雪场,也有人愿意上雪道狂飙到100公里的时速,但对大部分人来说滑雪更像是一个把他们聚在一起的由头,大家集合后轻度地滑滑雪,之后就开始喝茶看景谈天了,就像中国人说到聚会就得约饭一样。

  此外欧洲人去滑雪度假村的习惯也很有特点。他们除了在雪季去享受滑雪及社交的乐趣以外,在夏季也会到那度过一段恬适又凉爽的山间时光。即便是冬夏之交的四五月份也非常受欧洲人的欢迎,这样他们既能在温度较低的早晨上山滑雪,又能在下午去打山地高尔夫、下河玩皮划艇,或者在山林间骑行。

  可是在中国,以度假村品牌ClubMed为例,它发现自己接待的滑雪客主要是家庭,而且他们到滑雪度假村80%也都是为了雪上体验。这些家庭多为亲子游或为三代行,主要来自上海、北京,以及广州和深圳为代表的华南地区,生活的富足让他们愿意前往另一个城市滑雪,甚至到另一个国家也乐此不疲。

  在这些家庭的滑雪之旅中,大人一方面想让自己感受这项新鲜的运动或者提升现有的滑雪水平,另一方面也想借此机会从小就培养子女的滑雪技能和兴趣,因此会鼓励孩子跟着教练上儿童雪道上做适度的滑雪练习,通常上午和下午各两小时的时间。而当大人和孩子结束了一天的滑雪活动之后,才会回到室内享受家庭时光,一家人坐下来看场电影,打打麻将,玩玩桌上足球,或者做个按摩暖浴让自己在雪上飞了一天的身体松弛下来。

  中国家庭这样的滑雪习惯同样地解释了他们在选择滑雪度假村时的关注点。日前,ClubMed和猫途鹰针对各自的滑雪消费者进行了一项联合调研,结果显示中国人更注重滑雪度假村中与滑雪体验相关设施的安全和便利性,而不是滑雪以外的其他娱乐项目。例如在所有影响最终决策的因素中,人们会首要担心滑雪度假村的场地安全、设施完备、交通便捷、网络口碑,而非滑雪的娱乐项目得到的关注最少。

  然而欧洲人的担忧却是另外一回事了。由于气候变暖,不少欧洲滑雪场都面临着“无雪可滑”的困境,这让滑雪度假客们不得不优先考虑海拔在3000米以上的高山滑雪场,或者抢着预定阿尔卑斯山北坡的滑雪度假村,即便只是为了社交而滑雪。但在中国滑雪自然条件优良的东北,冬天来得更早,气温也足够低,所以雪并不是太大问题。以ClubMed亚布力和北大壶度假村为例,这些地方的雪场在每年11月上旬就开始迎接背着雪具的客人了,只是困于东北冬季比较干旱,滑雪度假村有时会面临缺水的麻烦。

  在《2017全球滑雪市场报告》中,作者劳伦特·奈凡特(LaurentVanat)写到:“中国缺乏滑雪文化,大部分的滑雪者每个雪季滑1-2次,平均水平很低,80%都是初学者。”即便这是事实,但我们应该理解为当前中国人对滑雪的接触时间和频率相对有限。

  由于把滑雪看作一项尝试新鲜、寻求冒险,同时教育下一代的体验,中国一定会有更多对这项运动抱有兴趣的中青年甚至儿童参与其中。在学滑雪的过程中他们肯定会摔跤,但持之以恒的坚持最终也一定能让他们熟练地掌握这项运动。而当他们用雪板留下一道道或深或浅辙印的同时,中国自己的滑雪文化也在一并形成。中国的滑雪文化或许会和现在保持一致,把雪上技术和体验看作重中之重,也可能如昂稷诺所言,五年后中国人会像法国人一样为了社交而滑雪。即便是一条与众不同的雪上之路,中国的滑雪文化都值得期待,而现在首先正在发生的,是人们用双脚把一个个雪道给征服。

相关新闻
责编:郝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