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会杀死滑雪运动吗?

2017-08-14 10:33:00 滑雪族 分享
参与

  “由于全球变暖,这项我们挚爱的运动正面临威胁。滑雪者们是对于气候变化的破坏性威力的最直接见证人,他们正亲眼目睹着冰川的消融和积雪的消失。

  查卡塔雅之死 查卡塔雅滑雪场曾经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滑雪场。随着冰川的消融,这一切都永远的成为历史,就像这个废弃的滑雪者小屋一样。

  查卡塔雅的前世今生

  位于玻利维亚的查卡塔雅山是南美洲安第斯山脉的一部分,曾以世界上海拔最高,最接近赤道,也是南美洲第一个滑雪场而闻名。建于1939年,这个古老的滑雪场在却在2009年基本停止了运营,原因是有超过1万8千年的查卡塔雅古冰川在2009年因为厄尔尼诺现象彻底的,永远的消失了。

  除了导致滑雪运动在这一地区的终结,查卡塔雅古冰川融化还带来了更多严重的后果。玻利维亚作为一个高原国家,有超过8000万人依赖冰山融雪提供水源。此外,世界银行还警告冰川融化将危机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秘鲁的能源危机--这三个国家有超过一半的电力供应依赖水力发电。

  查卡塔雅(chacaltaya)在当地语言中是“极寒之径”的意思。几十年来,这里作为著名的登山和滑雪胜地每年吸引数千游客慕名而来。海拔在5000米以上的高山滑雪缆车将滑雪者带到比于珠峰登山大本营还高的滑雪出发点,体验一次缺氧状态下的极限滑雪。

  往昔 曾经,来自世界各地的滑雪者,登山者和旅行者慕名来到查卡塔雅,体验世界最高的滑雪缆车和玻利维亚独特的高山文化

  查卡塔雅的冰川融化在80年代开始被人注意,也是最早的关于全球气候变暖的直接证据和关注对象。科学家原预计到2015年左右冰川会消失,然而冰川死亡得比人们预期的更快。查卡塔雅滑雪场并不是第一个因为气候变暖而消失的滑雪场(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这个令人伤感的终结让人不禁发问,气候变暖会杀死滑雪这项运动吗?

  全球在变暖,而且比想象中的还要快

  美国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在2017年1月18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刚过去的2016年是人类自1880年记录气温以来最热的一年。这已经是连续第三年全球气温创造了新高。由于温室气体的大量排放,如今的地表温度已经比上世纪中高出了将近1.1度。美国气候变化委员会于去年9月发布的报告显示,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如今北半球的雪季缩短了大约3周。很多气象学家认为预言,即使从现在起各国政府尽最大努力减排,全球气温在21世纪将不可避免的上升至少2度。

  上图: 法国滑雪胜地Meribel2016年12月份的雪况。下图: 同样Meribel,曾经典型的冬季雪况。在刚刚过去的雪季中,不佳的雪况让阿尔卑斯山区的很多滑雪场遭到了不小的损失。

  这个炎热的冬季重创了阿尔卑斯山的滑雪产业。刚刚过去的这个雪季中,法国的诸多滑雪胜地有些自11月份以来连一片雪花都没有见到。这导致雪道裸露,缆车停开,有超过45000名滑雪从业人员因此失业。阿尔卑斯山区各国如瑞士,意大利,奥地利等众多的雪场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降雪减少的影响。

  除了气候整体变暖,对冬季运动打击很大的还有气候极端化。滑雪的年份从来都是有好有坏,准确预测雪季的长短和降雪的多少能帮助滑雪场在暖和的年份减小损失。然而随着格林兰岛和北极冰盖的消融造成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极端天气将变得更加常态化。更多的降雨,更多的暴风雪,还有更多的干旱。

  长期来看,降雪影响的不止滑雪行业。冬季旅游作为很多北方国家的支柱产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以美国为例,冬季运动相关的产值大约为120亿美元。数据显示,一个暖和的冬季可能导致高达全美全行业16%的产业收入下降,即19亿美元的损失和13000个工作岗位不保。很多依赖冬季运动和冬季旅游的度假胜地也面临着失去主要经济来源的危险。

  作为著名滑雪胜地,犹他州的帕克城很多居民在连续第5年雪季变短后有着恐慌情绪。雪况不佳,游客减少,当地的房地产价格直线下跌,很多人因此转业或者离开。迈克·威廉姆斯,科罗拉多大学的气候学家的调查显示,到2100年,帕克城地区的温度将升高6-15华氏度,这意味着帕克城周围的山上就没有可供滑行的积雪了。 “我被吓坏了,” 当地的一个居民表示:“我很担心我的孙子,和孙子的孩子,”他说。

  追忆往昔 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麦迪逊郡,当地人特拉维斯坐在停开的缆车上眺望山景。在雪场关闭前,他曾经在这里工作了十年。

        全球变暖与中国

  作为全球唯一快速增长的大型滑雪市场,中国政府希望借助2022年举办第24届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来大力推广冰雪运动。根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中国境内的滑雪场数量和滑雪人数在2016年分别增长了14%和21%。距北京不远的滑雪小镇崇礼作为冬奥会的主办地,每年都有新的雪场,酒店,度假村和房地产项目拔地而起。

  中国也是哥本哈根气候协议的缔约国。中国政府承诺二氧化碳排放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且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 2005年下降 60%-65%

  2016年冬季全球滑雪场面临的困境在中国大陆其实感觉并不明显。许多雪场都享受着这个寒冷而漫长的冬季。张家口崇礼的万龙滑雪场营业时间一直延长到了5月1日,其他雪场也或多或少推迟了结束营业的时间。

  但这不意味着国内的雪场和雪友们可以高枕无忧了。事实上,由于全球变暖带来的冰川和冰盖融化,全球气候会在短时间内变得更加湿润,同时也在某些地区带来更多的降雨和降雪,但这更像是一种回光返照。在以后,雪季将会在全球范围内变得越来越短。更加不容乐观的是,由于中国大部分的场都处于低海拔,低纬度,且全部646家雪场中有78%是属于落差小于100米的小型雪场,这些雪场的经营将首当其冲受到影响。

  一份以美国康涅狄格州和马萨诸塞州17个平均海拔约为750米的滑雪场为调象显示,如果气候变化的趋势持续下去,即便有人造雪,这里没有一个雪场能坚持到2039年。在阿尔卑斯山区,滑雪从业人员的共识是位于海拔1500米以下的雪场将逐渐难以为继,并且将越来越依赖人工造雪。 以这样的标准来看待,绝大多数中国雪场未来面临的形势都是非常严峻的。

  勉力支撑 加州著名滑雪场Tahoe Lake。加州2015年的大干旱造成了全州的用水危机,滑雪场自然也受到了影响。与加州类似,绝大多数中国中小雪场都处于低海拔城郊地区,他们面临的气候影响的压力也最大。

  以全国闻名的云南玉龙雪山为例。随着丽江市气温的逐年上升,玉龙雪山的冰川发生了大幅度的萎缩。仁河沟的3条冰川及漾弓江1号冰川已完全消失,冰川总面积由11.61平方公里减少至5平方公里。玉龙雪山冰川的持续消融将极大地影响了区域内的水源补给,并将导致地质灾害的发生和部分生物物种的消亡。曾经的玉龙雪上一年四季都白雪皑皑,如今就算在12月份入山,通常皆为褐色的岩石。

  作出应对,就是现在

  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压力,很多滑雪场积极探索解决之道。有些滑雪场积极发展新的室内运动项目,希望在天然滑雪场之外增加新的对游客的吸引力。此外,积极开发非雪季项目也是众多滑雪场一直在探究的问题。但离开了滑雪,滑雪场胜地也就名不副实了。

  保持冬季旅游业兴旺发达不仅仅要靠新的缆车,最重要的是确保山上在没有足够天然降雪的时候也有足够的积雪。在欧洲阿尔卑斯山区的一些大型滑雪场中,有的配备了超过100多台大型人工造雪机严阵以待。在整个欧洲,有3100台这样的造雪机,以备不时之需。

  造雪 现代滑雪场越来越依靠造雪机造雪。滑雪业如今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气候越不好越需要造雪,越造雪对环境的压力就越大。

  但是,这些保证滑雪运动场地及冬季运动爱好者有雪可滑的措施,受到了气候保护人士的批评。因为,造雪机堪称“耗能杀手”。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统计,采用人工造雪,每亩地的年耗水量达七万升,相当于一个200万人口的城市的用水量。此外,还要耗电约26万兆瓦,相当于一个15万人口城市的能源需求。

  使用造雪机必须铺设管道、修建蓄水池,从而对大自然进行大规模破坏。此外,人工雪与自然雪的质地不同。由于人工雪比自然雪密度高、更坚硬,导致雪下的植被受到缺氧等威胁。再者,雪炮往往在晚间开动,所发出的噪声也使动物失去了仅有的休息机会。

  OECD的发言人克里斯蒂讷•马格拉夫认为:“不是高山要适应滑雪者,而是滑雪者必须适应高山。由于地球变暖,滑雪迟早会过时。”她所指的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06年的一项调查:如果平均温度上升四度,德国将只剩下一个滑雪场,即在德国的最高峰楚格峰上。报告还指出,尽管旅游业已经在适应气候的变化,但是这种适应过程不仅成本巨大,而且有一定的限度。

  昨天 一个废弃的德国滑雪场到处都是遗弃的雪具。他们也曾陪伴滑雪者度过雪上的快乐时光。如果不采取措施,他们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然而,一些滑雪地区则认为有足够的空间将气候保护与冬季运动结合起来,他们设法通过各种方案,为此进行努力。譬如,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小城艾斯潘,致力于发展可持续性能源供应。其目标是:到2012年,滑雪场要在2000年的基础上减排10%的二氧化碳,到2020年,则要达到25%。为此,当地修建了一座水力发电站,为该地区提供生态电力。滑雪场的缆车则用风电驱动,室外照明改装成节能的LED技术。

  欧洲的滑雪地区也在考虑如何使冬季运动更加环保。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奥地利蒂罗尔州的另一个滑雪胜地塞尔弗斯就已不让小汽车开进村庄,而用公共汽车将游客送到缆车所在地。1985年,他们又开通了全长1.3公里、停靠四个站的地铁,成为世界上第二短地铁。现在在瑞士和奥地利,有越来越多依赖滑雪的山间小镇禁止一切机动车辆进入。

  还有一些人的目光放得更加长远。总结出来就是“更高,更北”。即把滑雪场建在更冷的地方以冲抵气候变化的影响。美国科罗拉多的Vail滑雪场管理集团 Vail Resorts Inc. 就是这一策略的拥护者。他们去年八月刚刚完成了一笔并购,以10亿美元的价格获得了加拿大著名的惠斯勒-黑梳山滑雪场的经营管理权。惠斯勒滑雪场以其超过1500米的垂直落差和年均1081厘米的降雪而闻名。Vail的执行总裁罗伯特·卡茨称,这样的收购减少了“气候带来的不确定因素”,就像一个对冲保险。以此来推算,可能在不远的将来,中国东北边境和西伯利亚将会成为新的理想的滑雪地点。

  作为滑雪爱好者,我们当然不希望就此看到滑雪运动消亡。职业滑雪运动员已经在这方面给我们作出了表率。在波兰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来自不同国家的世界著名滑雪运动员和滑雪爱好者们呼吁各国代表在会上达成全球大幅减排的协议。倡议书中指出:“由于全球变暖,冰和雪显得尤其脆弱,作为滑雪爱好者,我们意识到这项我们挚爱的运动正面临威胁。”

  滑雪者们是对于气候变化的破坏性威力的最直接见证人,他们正亲眼目睹着冰川的消融和积雪的消失。而作为普通滑雪爱好者的我们,为了保护我们心爱的运动不要就此消亡,我们每一个人也需要从身边力所能及的小事做起,关注我们唯一的行星地球。

责编:郝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