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伊朗滑雪是怎样的体验

2017-01-09 10:13:00 界面新闻 分享
参与

 

 
摄像师的镜头捕捉到了零星的滑雪者和一只狗。这里是托查尔(Tochal),位于德黑兰北部的厄尔布尔士山脉(Alborz Mountains)。摄于2014年12月29日,伊朗
 
 
照片拍摄于托查尔雪山上的一座小屋,这里是一家餐厅,两位顾客和一位服务生被镜头捕获。摄于2014年12月29日。

提到“中东”,人们容易联想到干旱的沙漠和燥热的气候,很难将它与雪山联系在一起。但雪山确实存在,滑雪甚至是黎巴嫩土耳其以色列和伊朗人的常见消遣。受作家Laurence Cornet之邀,自小在阿尔卑斯山滑雪的米兰摄影师Gaia Squarci专程赴伊朗首都北部的滑雪场一游。她用镜头创造出了一个微缩世界,高低缓坡、酒店餐馆、周边设施,不一而足,有心人可以借此一窥伊朗社会。“滑雪成为了我们了解动态情状的一种方式,”她写道。她的系列成果“在伊朗滑雪”(Ski in Iran)就为人们提供了这样一个观察的窗口。

  
达马万德山(Mount Damavand)是亚洲最高的火山,伊朗人为之自豪。图为野狗在达马万德山Darbandsar滑雪场的雪坡上打架。摄于2015年1月3日。
托查尔雪场提供全长45分钟的缆车,图为一场下午茶在缆车中停站里留下的痕迹。摄于2014年12月29日。

和其他地方相比,在伊朗滑雪的体验有何不同?

“我小时候曾经在阿尔卑斯山滑雪,那里的山谷比伊朗的更窄,而且到处都是度假村。在伊朗,滑雪不是什么新奇事物,因为他们在沙阿国王统治时期就引入了这项活动。之后虽然反对国王的群众运动兴起,革命给社会带来了许多激烈变化,但滑雪运动并没有被完全抛弃,只是它的发展速度确实有所放缓,因为人们认为滑雪是从西方输入的东西。现在,当你站在高处放眼望去,除了你自己正在使用的设备,很少会看到什么其它的建筑或设施,你的视线可以在白色的山脉上四处游走。欧洲的滑雪设施老化后,有一些会被运到伊朗,所以这里看起来相当老派。它让我感觉回到了二十年前。这里的政治气氛没有城市那么紧张,但也有各类制服和便衣警察四处巡逻。滑雪规则与西方基本一致,但对女性有额外限制。

按照这里的要求,滑雪夹克需要比平时更长,大约要盖住一半紧身裤。规定还要求女性的头部需要被盖住。虽然滑雪帽比面纱的面积更大,但女性的头发可能会飘出来。

就像Laurence很快注意到的,滑雪通行证本身就在提醒你,顾客应该遵循伊斯兰法律。

和我平时见到的那些滑雪胜地相比,一个主要区别在于,这里的公共场所很早就进入了夜晚,而且很安静。酒吧和餐厅不能再提供酒精,伊朗还禁止人们在公共场合跳舞,就像这个国家的许多其它情况一样,人们的生活只能在一扇扇紧闭的大门里进行。”

托查尔,一个滑雪者独自在旅馆大厅。摄于2014年12月29日。

你在雪坡上观察到了什么?

“我们遇到了一些平时在国外工作或学习、回来度假的伊朗移民,当地的年轻人,一些去山上散心或者想躲避德黑兰混乱局面的传统家庭,还有少数几位欧洲旅游者。举个例子,我们和一位在洛杉矶读经济学的伊朗女孩聊天,两位来自北欧的兄弟全身心沉浸在对雪地运动的热情里,还有些外国人趁着冬季度假机会探访一个伊朗朋友。Laurence还与一群瑞士滑雪者和滑雪爱好者建立了联系,他们成立了一个名为“我们滑在伊朗”的组织,教给当地人什么是自由式滑雪。

那些山坡展现了一系列不同的生活方式,如果花费时间研究它们,肯定会打破人们此前对于伊朗社会的整体印象。然而我们也明白,就像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由于运动本身需要支付费用,所以伊朗的滑雪场自然挤走了部分当地人口。虽然这里租赁设备和购买滑雪通行证的价格低于欧洲,但从比例上来看,他们对伊朗人来说仍然相当昂贵。”

你在伊朗的哪些地方滑雪?场地怎么样?

“这个国家的其它地区也有几个度假村。我们主要关注的是那些离德黑兰不远的地方,而且我注意到一个惊人的对比:一边是美丽的自然风景,一边是疯狂压抑、污染严重、交通的城市近郊。

度假村距离德黑兰约有两个小时或者时间更短的距离,最近的一个地点是托查尔。你可以从城市北部的娱乐区出发,乘坐长达45分钟的缆车到达那里。托查尔和同类相比只是一个小度假村,但它非常高,游客有时会因为高度而感到恶心。我们参观了Dizin。Dizin是年轻的滑雪爱好者和自由式运动员们的会合点,你可以在那儿看到亚洲最高的火山达马万德山。

达马万德山不远处还有一个颇受欢迎的景点Shemshak,你可以在那里看到从附近农场飞出的鸸鹋在山坡雪地上盘旋。我们原本打算去那里看看,但因为大雪封路,道路中断,最后未能成行。”

你是否会有一些先入为主的概念,事先想好你打算拍出什么样的照片?

“完全没有,我很少这么做。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到伊朗。我不知道自己会对这个地方和这里的人产生什么感觉,所以,这么说吧,我呈现得很坦率。

但在美学方面,小屋们老式的室内设计风格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它们的颜色、材料和几何图案,都把我带回到了70年代灵感旺盛、浮夸刻奇的天堂。将这一方面记录下来是很有趣的,因为伊朗通常给人朴素节俭的印象,这种丰富多彩的气氛则带来了另一种对比。”

  
托查尔,一个人向他的母亲指出自己马上要滑去的位置。摄于2015年1月6日。

下一步是什么?

“在过去两年里,我开始关注火山以及它们与人类的关系,我研究了一系列这样的故事。我认为一方面,这种关系可以被看成是普遍性的,比如说是人类在自然力量面前的敬畏情绪;另一方面,人类的不同文化和每座火山的不同活动,都会衍生出各自的特殊性。

火山爆发总是与‘毁灭’和‘肥沃土地’联系在一起,它们‘制造’了我们所知的土地,贫瘠的火山地貌常常会让我们想到其他行星。火山是科学家、传说、巫医和UFP的大本营。在我看来,每座火山都有话要说,这些话题关乎人类自身,关乎我们与这颗星球的联系。”

滑雪者乘缆车回到托查尔的山坡上。         

翻译:晋南

 

 

 

责编:郝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