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十七华集团董事长李明勇:做中国的滑雪驾校 让3亿人上冰雪需要从认知开始

2018-09-30 21:11 环球网

  2022年冬奥会正带动着中国冰雪产业不断升温,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冰雪行业中来,十七华作为一家四季冰雪运动的知名企业,致力于在全国特别是南方开展不分季节的旱雪基础培训,以带动实现三亿人上冰雪的梦想。以下为环球网滑雪记者在2018冬博会现场的采访报道。

  采访人:环球网时尚中心总监 张驰

  受访人:十七华集团董事长 李明勇

  环球网滑雪:李总您好,17滑这个名字挺有意思的,请问这个名字有什么寓意吗?

  李明勇:我们起名字挺偶然的,先起的是一起滑,是我们的一个雪场的品牌。我们在全国各地输出的旱雪场都要起个名字,像北京奥森雪场,未来长沙月亮岛雪场,以及集团的名称,想来想去还是用17滑(谐音一起滑)。我们想表达的是17年华,17是人生当中最好的年华,滑雪运动本身也是一个很年轻时尚、充满青春气息的。我们集团除了像我们这个岁数的高管,一帮年轻人基本上都是90后,都是正值青春年华的。后面我们的产品就会起17℃雪、17℃冰这些名字。因为雪和冰都是零度以下的,一听17℃就知道你这个是旱雪。所以用17来做我们的名字,这跟我们未来的发展和定位有关系。

  我们想做成全球最大的四季冰雪运动的一个企业。因为我们看重的是冰雪这个运动,不仅仅是因为现在国家推3亿人上冰雪或者冬奥会,这项运动本身在中国就比较弱,但是这项运动又是好玩的运动,所以我们就看好它。既然它有空间,它是空白的,为什么他没发展起来?就是因为滑雪都是在北方的冬季,南方不太下雪,他就没法在家门口体验到滑雪,所以大家对滑雪参与度比较低。另外,北方有雪,但是北方人的消费能力不如南方,特别是沿海东部地区。所以说我们在琢磨要做这个四季冰雪的项目,主要是想让中国人口最密集的、经济条件更好的区域的人群参与进去,他们才能带动整个群体的运动。

  旱雪适合教学 南方人爱上滑雪才能实现3亿人上冰雪

  环球网滑雪:对,整个产业其实跟经济是密不可分的,由于气温的原因,经济发展比较好的南方很少下雪,所以十七华其实是想通过旱雪这个项目让经济条件比较好的地区去带动并发展一下这个产业。

  李明勇:因为旱雪或者仿真冰都不能替代真雪和真冰,但是它能做的是什么呢?能做辅助工作。我们覆盖整个冰和雪这两项运动最基础的也是最多的人群。99%的人不会滑雪,我们做的相当于是扫盲的工作,所以我们叫滑雪驾校。旱雪很适合教学,它虽然不能达到真雪那么酷,那么爽,但是它是零基础的、安全的、就近的,不管什么季节。特别是孩子们,我们也看到冰雪运动进校园的这个契机,不可能等到冬季,把孩子拉到郊外很远的地方持续学习,不可能、不现实,那怎么办?第一,我们在城市建大型的滑雪场地,第二,我们在学校里面植入一些滑雪的元素。我们看到德国那个雪毯就铺在地毯上,你想铺多少米就铺多少米。大家穿上雪板,可以试滑,首先他会对滑雪有个认知度。如果在南方你直接弄个旱雪场,人家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不一定接受。所以我们想让大家对滑雪、滑冰有一个认知,这是第一步,他都不了解这个运动是怎么回事,他怎么可能感兴趣,去关注呢,更不可能投入。

  环球网滑雪:十七华通过旱雪这个项目能让更多人有接触的机会,然后同时您这块有一些培训、教学,让他亲自去体验,这样能让他更加心动,心动了以后才能喜欢上滑雪。

  李明勇:是的,我们先旱雪、仿真冰,然后真雪、真冰。因为滑雪除了条件方面的问题,还有一个人的适应能力不一样,你在真雪上滑,他摔一跤可能就不再来了,中国人的这种挑战心理不像外国人。但在仿真雪、旱雪上面滑了以后,摔跤是不疼的,所以他也敢摔,这样不断的摔、磨练,加上我们教学配合,他就慢慢掌握到滑雪的正确姿势了,这时候他到真雪场的时候,一下就能上到初级道中级道了。

  我们减少了滑雪的学习成本。南方人想去滑个雪,一家人得带着孩子飞到北京或者东北或者崇礼,到北京再到崇礼,整个费用都很贵,一家人往返基本上1万块钱,这个成本多高,然后到了还得找教练,这也是个成本。最多滑一天到两天,刚刚滑会一点,就又回家了。然后第二年再去,还是不熟悉,这个成本是很大的。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你家门口,让你在旱雪上就学会基本的动作,这时候你的起步就比别人高,那你一下就滑到中级道甚至高级道,那你后面的兴趣就大了,因为滑雪本身就是一个白色鸦片。

  环球网滑雪:您说的正好是这个行业里面特别大的一个痛点,其实很多人都接触过冰雪,但是他们的转化率非常低,可能就有很多的原因,其中就有像您说的接触冰雪的成本太高,接触冰雪的时间有限,再加上各个环节的服务可能带来的体验并不好,因为中国滑雪还是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

  李明勇:滑雪本身就是一个很特殊的运动,它是户外运动里面比较极限的,北京市体育局把四个运动定为高危运动:滑雪、游泳、潜水、攀岩,滑雪是其中之一,但是滑雪这项运动又非常吸引人。北京地区统计到有150万人滑雪,全中国现在有1700万人滑雪,在这里面真正复滑的很少。很多都是体验一次,哪怕是戏雪,他可能都叫滑雪,所以说我们要的是有效人群。就是有几种,一种是真正娱乐的那种,我找一个室内造雪,那个成本无所谓,但是你真正想要冰雪运动,而不是一个戏雪的活动,那是两回事,运动你还是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更专业。这个项目本身就只能在冬季开展,这是大自然的规律,那怎么办?打破它,只能靠我们这种仿真雪来植入进来,我们替代不了滑真雪,但是就是给他带来很多的增量人群,南方很多源源不断的增量人群过来以后,我们现在北方的真雪场才会享受到这个3亿人上冰雪、冬奥会的红利。

  环球网滑雪:您刚才说安全这块我觉得特别好,很多第一次滑雪的人可能他不了解,或者没请教练,滑雪时特别容易受伤。那么让他们先在家门口做好基础培训,再去雪场确实是更有利的。

  李明勇:因为我们这一年多已经看到了很多不会滑雪的,包括我身边的朋友,他们从南方来的,我本人也是南方人,他们八个人来了以后在奥森这个17滑四季滑雪场学了一下,八个人半个小时全部学会了基本动作,其中有三个人在今年的一二月份跑日本去滑雪了,他们已经能从日本那个很高的坡滑下来,动作基本上快接近平行式的回转。所以说我看到这个其实挺高兴的。南方太需要旱雪了,其实他们对滑雪一点都不抵触,而且他们认为滑雪是时尚的。

  行业痛点亟待解决 期待政府搭建桥梁

  环球网滑雪:南方人来北方滑雪,很多人只是来体验一下。因为他回去以后大部分的时间都不接触这些,足篮排之所以普及性这么好,就是因为他参与起来简单。

  李明勇:所以为什么现在我们雪圈里面说真雪场日子都不是很好过,首先投入很大,再一个他们提供的全部是体验型滑雪,最多两次,而真正发烧友至少每年要滑上五次以上才算。所以说他们雪场是很难维持的,因为它滑来滑去就这么多人,那为什么南方这些有条件的人滑得也很少,对他来说完全能承受的起,就因为他们不会滑,没这个技能。他有这个技能以后,他就会来。他为什么没兴趣,第一可能是因为体验不到它的快乐。第二个就是说他没有一个进阶感,他要有进阶感的话,可能他的兴趣会多一点。国家倡导大家去上冰雪,我觉得初衷非常好。我们这些雪场积极地践行,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这个过程中需要一些方向,就是我们也不能瞎干,我们担心的是干了一些事情没有办法去对接,真正的效果会大打折扣。

  环球网滑雪:我们应该找到他们的痛点,然后针对痛点去做一些。您认为目前亟需解决的是什么?

  李明勇:那边有痛点我们这边又想跟痛点对接,想解决痛点缺什么?主要还是供给端的政策支持,我们完全是商业行为,企业行为。尽管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公益事业了,但是完全赞助的去做公益事业,对企业来说很难持续下去。所以我是觉得要赶快抓紧引入这种四季滑雪,并不一定是17滑,你也可以是其他的企业,但是大家可以比,比我们的产品,比服务,比教学,这些都可以来进行比对,但是政府应该有一个方法。因为它不同于普通的马拉松,我有场地就可以跑起来。其实滑雪要做好了,它还有很多种,我们说这种坡道滑雪是高山滑雪,其实还有什么?还有越野滑雪。越野滑雪相对是很安全的,平地就行了。这些东西都可以让大家认识到滑雪这项运动。

  新增17℃冰品牌 全面应用于滑冰、冰壶等冰上运动

  环球网滑雪:我们看到咱们集团在冬博会上也带来了新的产品,请您介绍一下,十七华目前都有什么样的产品?

  李明勇:我们推出了三个产品加一个品牌,一共四个品牌。除了集团的17滑的品牌,主要针对我们建的四季滑雪场、四季冰雪综合体,相当于场地及服务集成的平台。另外,就是17℃雪。它里面有两种旱雪毯,一种是金针菇系列的,像蘑菇头一样的;一种是德国技术的,是那种地毯式的,这两种旱雪毯是互补的关系。另外一个品牌就是17℃冰,这种冰是仿真冰,它不同于现在我们看到市面上的一种冰板,这种嵌接的技术是一种液态的高分子的聚合物,它是通过摊铺的方式,就像铺水泥地一样,它是一个整体。他底下的标识,画的标线都可以显现出来。而那种塑料板式的仿真冰,他那个标线必须是嵌进去的,他没法做到真正从底下印出来,这是一个问题。再一个就是我们的仿真冰的滑度要好一些,因为从冰壶这个角度来看,一般塑料板式的是推不了冰壶的,而现在所有的陆地冰壶都不是真正的冰壶,他是带轮子的、带轱辘的那种冰壶,实际上他在冰上面摩擦是滚动摩擦。而我们这个是真正的标准冰壶,虽然它们比真冰稍微慢一点,但是它相似度比较高。你可以用它训练冰壶的技术动作,它可以达到冰壶锻炼的这种效果。第四个产品是我们为了配合这个滑雪场旱雪场四季运营,我们还做了一个潮派APP。潮派APP主要相当于滑雪场、旱雪场、四季雪场里面的滴滴。我们有教练端、学员端,你可以在上面当教练、约教练、对教练评价,教练也可以注册,就相当于司机,我们有标准、管理、方案,他们在线上就可以完成预约、教学,甚至过后的一些交流。

  环球网滑雪:说到APP,我想了解一下,潮派APP上的教练有多少?用户有多少?

  李明勇:我们刚刚上线还不到一周,也借这次冬博会发布了,我们预计到年底,还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应该会有至少5万人以上的注册量,注册以后,至少有一半的人会来雪场,然后他就会约教练。我们现在雪场提供的是班课,有三次的,五次的,七次的,针对少儿的,青少年的、包括一些行动不便的人群的。而且教案我们已经实行了快一年了,主要目的就是让零基础的,什么都不会的人在最短时间内学会,然后可以去滑真雪,就是刚才前面我说的扫盲的意思。费用也不贵,1500多块钱五次课,每次课教学两小时,含雪票、雪具,包学会,所以我们叫滑雪驾校。

  积极筹划“七个一”工程 助力冰雪产业发展

  环球网滑雪:只要学会了感兴趣了,他一定会去滑真雪,而且他有需求了以后,他需要买滑雪装备什么的,其实他有诉求服务商才能提供相应的服务。我们也了解到,雪圈实际上是一个供过于求的局面,大家都看到了冬奥会的这个好的前景,然后都去做与这相关的。但后来发现其实人并没有那么多,体验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人购买服务。

  李明勇:我主张的是将雪场引入到南方四季滑雪场是一个方面,但这仅仅是第一步。第二步还要让大家在旱雪场上能学会滑雪,这才是一个闭环,一个全过程。学会滑雪的目的,一方面他掌握了技能,还有一个把滑雪文化传递进去,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现在雪场也有很多滑雪学校,他是跟着雪场走的,过雪季了,他的教练就全部该干别的干别的,雪季来了就再招回来。所以他也很难维系。我们的教练一年四季都可以教学员,都可以工作,所以它是固定的。我们既有教学端、课程,又有场地,所以我们针对整个大众,叫滑雪驾校。我们集团正在筹划“七个一”工程,哪七个一呢?第一个是一套雪场,四季滑雪场的建设标准,根据不同的雪场、场地、学校、公园、体育中心,高尔夫场进行改进,根据不同的场地,我们设计一套雪场建设标准。第二,一套四季滑雪场运营管理的标准我们要制定出来。第三,一支专业的教练员队伍,因为旱雪的教学跟真雪还略有不一样,所以我们要组建一支我们自己的专业的教练员团队,现在虽然已经有了,未来需求会更大。我们的APP上面也需要这些专业教练。第四个,是一套教材体系,我们要有一个教学,有了教练,你用什么来教。第五个,是一组教学的课程,你有了教材体系,还有课件。针对孩子的,针对成人的,针对单板、双板的不一样。第六个,要为这些学完的人,打造一个专业的赛事IP,让大家可以比赛,因为运动一定是靠竞赛,激发他的活力。所以我们要打造旱雪四季滑雪的一个赛事,包括滑冰。第七个一,就是要为这些人,形成一个大的俱乐部,我们要组建一个俱乐部。如果我们把这七个一工程实现了以后,相信我们会为3亿人上冰雪起到一个积极助力的作用。

  环球网滑雪:这真是一个特别好的想法,您当时是怎么想起来做这件事了?您之前一直是做这方面?

  李明勇:我也是个体育老兵,干了快20年了,原来干的是体育科技这一类的,就是跟场馆建设有关的一些科技系统。我们申冬奥之前,我就在琢磨这个冬季项目。现在只是滑雪场,也在考虑有没有一些用科技的东西能实现的?因为我前面做的夏季项目,正好15年7月31号申冬奥成功,然后我也就进入这个圈里面了,我发现了旱雪这么一个产品。我们就与他谈合作,就把这个产品并购过来了,收购它的专利。从15年开始,我一直在全国推旱雪,所以旱雪这两个词是这两年开始进入大家视野的,实际上以前都不知道。这个我算是推广的第一个人,然后发明人现在有德国雪毯和仿真冰了,这些人都加盟到我这里。现在形成的十七华就是把他们都包容在内。

  这个新的集团公司里面从设计到建设施工,叫EPC,然后到运营管理,到后面的赛事、输出这些东西,我们是整个全产业链,一个闭环。所以我刚才说我们想做这件事,我们要把“七个一”工程这个事做完了,你辐射下去,这些跟你合作的他才有东西可依,他不可能去研究,因为我们也走过一些弯路,所以说把这些东西复制给他们,用我们这种标准版本,他们会少走很多弯路。如果让他们少走弯路,投资人也好,跟你合作的人或者政府也好,他们各自都拿到自己的经济利益或者社会效益的话,我们自然也会扩展得很好。如果我们只是卖一个产品,做一个场地,赚点项目上的钱。他没有运营好,他没有赚到钱,最后我们也是砸了自己的牌子,我们做不长久。我们还想做很长时间这个项目,因为滑雪的人群会越来越广。欧洲就是一个典型例子,甚至我们还可以辐射到热带国家。所以这都是我们的全球战略。

  环球网滑雪:您在做这件事的四年时间里,有没有遇到过一些困难?

  李明勇:遇到过,首先前面就是资金问题,第二个人才问题,我们这个旱雪四季滑雪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品种,特殊的产品如果没有好的设计人员、施工人员会很难,包括好的教练。再一个我认为得到社会和政府的认知这块也是比较难的,你要跟大家去解释说明。我们参加展会,花了很多成本。这就是我们的一些难点。我相信现在大家都知道旱雪了,也接受了。如果旱雪场再产生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然后带来更多的增量人群给真雪场输送过去,这才是我想看到的。

  环球网滑雪:您所做的事业对整个滑雪行业来说都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希望看到未来滑雪人群有着爆发式的增长,感谢您接受环球网滑雪的采访!

  李明勇:谢谢你。

责编:高鑫戈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