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道转单板?这位冠军疯了吗? 李坚柔:我喜欢挑战极限

2018-09-25 09:52 体坛+

  “单板滑雪毕竟属于极限项目。对于2022年冬奥会,我的目标是希望能够站在赛场上,因为无论从项目本身还是我的年龄来说,都有很大的挑战。”为了能参加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已经退役的索契冬奥会短道项目女子500米冠军李坚柔选择复出,并且改练单板滑雪,昔日的队友和前辈听到这个消息都说她简直是“疯了”,但她笑着说“我就是喜欢挑战极限。”9月19日,李坚柔接受媒体采访时,跟大家分享了她的近况,以及为什么转项单板滑雪,和她对2022年的期许。

  出生于吉林市的李坚柔,从10岁便开始接触滑冰运动,她直言良好的运动氛围和客观环境是引导她从事冰雪运动的天然平台,“吉林是冰雪大市,所以我和冰雪运动结缘比较早,从小大家都在江边玩,激发了我的兴趣。”2008年,李坚柔入选了国家队,但那时候稳定性不足的她并没有在国家队站住脚,又被退回到省队。好在上天并没有忘记她,在主教练李琰再次把她召入国家队后,不负众望的她穿着国字号战袍在国际赛场摘金夺银。2014年索契冬奥会,滑中长距离的她顶替受伤的队长王濛出战女子500米,并幸运的拿到冠军。之后李坚柔急流勇退选择退役、结婚。按照故事的发展,下一步她该生孩子了,可结果却是听到了她复出,并转项单板滑雪的消息。

  “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从2014年索契冬奥会之后,我对赛场还是没有放弃,还是喜欢赛场,尤其是2022年真的是希望能够站在中国自己国家的舞台上去展示一个跨项冰雪体育人的力量。而我在2015年的时候开始滑雪,也比较喜欢,接触到单板公园之后,我觉得什么都阻止不了我了。这个项目特别刺激,也属于高危险的项目,我经常的摔。滑雪其实跟我们的短道速滑没有契合点,但作为一名算是有天赋的体育人来说,我不能允许自己喜欢的事情做不成,所以一直坚持。”李坚柔直言,选择复出更多的是对赛场的向往,而选择转项单板滑雪则是因为这个项目太刺激。

  2017年6月,李坚柔正式注册了单板滑雪运动员的身份,之后把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大跳台作为自己主攻的项目,她花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就适应了这个新角色,“对于国家队的青少年来说,他们的年龄是18岁到20岁,从事这个项目8到10年之久,可以做540的动作,就是在空中转体一圈半,空翻一周的状态。那么我是363天出来了(可以做540的动作),180度是一趟就出来了,空翻在蹦床上也就是10多次就能完成。可能台子不一样,这个项目是需要循序渐进的,不能是我刚跳完三米的台子就跳20米的台子,这个是接受不了的。但自己的核心力量还在,所以说我很有信心。”

  

李坚柔教人滑雪

  去年12月28日,李坚柔参加了自己单板滑雪生涯的第一场比赛,在全国锦标赛上她排名前20,那时她才练了大跳台不过18天,之后的冠军赛她的排名就已经跻身前十。看着李坚柔在大跳台上滑行,当值裁判,也是李坚柔在役时冬季运动管理中心的领导直呼,“是谁给你的勇气去练这样的项目,玩平行大回转不行吗?”李坚柔回答说“不行,我不会为了拿成绩而去尝试一个我不太喜欢的项目,要挑战就是极限,我喜欢双重极限。”

  听着李坚柔如此霸气的话,不禁憧憬她2022年冬奥会站上单板滑雪坡面障碍技巧大跳台的领奖台,“我坚持的目标是希望能够站在赛场上,要说夺得奖牌的话,我认为中国队有机会,但对于我来说,可能机会比较小。但我还是希望尽力做,全力以赴。用我们李琰教练的话来说,啥事都备不住,没准就站住了呢?当然,单板对我来说真的是很大的挑战,不亚于拿奥运冠军,而且受伤几率特别高。”

  目前李坚柔还不是中国单板滑雪队的队员,因为她一直没有时间参加跨向选材,也不希望因为自己曾经辉煌的短道速滑运动员的经历直通国家队,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在2020年的冬运会上取得好成绩,然后进入国家队,最终站到2022年冬奥会的赛场上,“在我心里国家队只有一支,那就是最强的。所以说我要去,我就要用自己的能力站在最强的队伍里。”

  除了是单板滑雪运动员,李坚柔还有着很多其他的身份:东北师范大学的博士生和教师、坚柔冰雪俱乐部的负责人、河南河北省短道速滑队主教练,“目前在河北省成立了一支属于青少年的冬季项目俱乐部,这是走出吉林市的第二支队伍,然后河北省也在做省的俱乐部手续,接下来会往河北的保定、衡水、石家庄三个地方去做,现在做的是张家口的,未来会做河南郑州,希望能普及到他们青少年的一个基数。”

责编:郝九辰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