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滑雪产业背后那些精密精细的人

2017-09-12 09:47:00 北京青年报 褚鹏 分享
参与

来到瑞士,采访与冬奥会、冬季项目、创新相关项目,一起采访的同行们说得最多的,是“这东西做的真好”、“服务真好”。慢慢大家发现,靠谱的服务背后,是靠谱的服务人员、制造人员。都知道瑞士制造代表了高品质,人的素质才是品质的来源。

参观位于马格林根小山之巅的瑞士体育学院,大巴辗转半个小时才爬上山顶。沿途看见有少男少女努力地踩着自行车,在山间道路上骑行,后来得知,其中有不少是体育学院的学生。住在山脚,学在山顶,这也是一种修行吧。

瑞士滑雪传奇伯纳德·鲁西,就曾来过这里训练。不过鲁西从没想过要当一辈子职业滑雪运动员,用他的话说,“我又不能靠滑雪吃饭”。15岁的时候,鲁西一边做着成为滑雪奥运会冠军的梦,一边踏踏实实地选了一门手艺:建筑设计师。

瑞士体育学院院长沃尔特·门基森介绍,瑞士联邦对于体育看得很高,并制订了五大目标:首先是健康,让更多的人积极参加体育运动,其次体育教育要普及,促进年轻运动员和体育竞技的发展;开发体育运动作为经济增长点;最后是体育要有助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但五大目标中,并不包括确保运动员退役后过上大富大贵的日子,即使你是奥运会冠军。在鲁西看来,在滑雪之外,掌握一门社会认可的手艺或是能力,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因此,15岁的鲁西就和75%的瑞士年轻人一样,早早确认自己感兴趣的职业岗位,15岁前往企业或作坊面试。通过后每周三天或四天在企业当学徒,其余一两天回到职业学校学习相关基础理论知识。

鲁西在滑雪方面是天才,在职业规划方面也不差。受益瑞士的职业教育体系,鲁西学徒三年,一方面在滑雪领域大有所成,顺利入选瑞士国家队;一方面获得了瑞士建筑师的职业许可证。随着他在冬季奥运会上连夺冠军,他又凭借建筑师证获得了冬季奥运会、国际雪联世界杯等国际大赛的赛道设计师许可。如今,他的工作是为这些重大国际赛事寻找、设计高山速降赛道。北京冬奥会的高山速降定址延庆小海坨山,也需要鲁西点头认可。他正在与延庆的设计团队一起,为北京冬奥会运动员设计高山速降的比赛线路。

鲁西的建筑师身份听起来高大上,但他和那个年代以及如今瑞士千万个年轻人一样,都是瑞士职业教育体系的获益者。通常认为,职业教育就是培养“蓝领”,但瑞士的职业教育既培养蓝领,也培养白领。即使瑞士联邦政府,记者编辑、电子工程、经营管理等办公室职位,职业教育学徒都可以申请。在瑞士,有230个职业可供学生在职业教育阶段选择。

在瑞士,记者还参观了瑞士唯一自主品牌滑雪板生产商Stockli的工厂。该滑雪板在滑雪界有雪板中的保时捷称号,生产基地坐落在卢塞恩州郊外,公司成立于1935年,至今仍是家族企业,每年生产5万副滑雪板,利润6000万瑞士法郎。

当记者听到,一副普通的滑雪板也要卖到1000多瑞士法郎,折合近7000元人民币时,还以为听错了。以Head品牌为例,中高级的雪道王雪板,零售价也就在5000元人民币。而公司负责人马克·格雷瑟介绍,那些工业化生产的大品牌,在质量、耐用性和品质上,无法与手工板相比。

生产线接近尾声是质检车间。老师傅面前一个工作台,一个脚踏板,一支蜡笔。他的工作是把两块滑雪板配对,保证两只滑雪板的起伏一模一样。只凭肉眼和经验,他觉得哪里需要调整,就用蜡笔画线,再用脚踏工作台,对特定部位进行按压调整。之后两块雪板再并到一起,已是天衣无缝。陪同参观的海外市场总监透露,老师傅已经干了40年,每天他要经手近300副滑雪板,每副雪板调整时间大约一分钟。总监介绍,老师傅是该雪板企业创始人的兄弟。原来工作在老师傅这里已经成了爱好。

从车间出来,记者作为滑雪爱好者,还是觉得雪板虽好,但是太贵,就拐弯抹角地询问格雷瑟,未来是否有打算引入机器人,降低人力成本。他说,手工制板才是公司产品的特色,“我参观过一些国际大品牌,工厂里看不见人,生产线上三层板子,中间喷上树脂,加热,压制,出厂。但我们不会那么干,因为我们的雪板是要打上瑞士制造的标志的。”

文/本报记者 褚鹏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