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花样滑冰遇上现代舞

2017-09-11 15:47:00 中国体育报 分享
参与

“听音乐!手臂再舒展些!123....哒哒哒....点脚的同时把头向上扬起!对,就这样!好!”舞蹈老师王佳指导着双人滑运动员彭程/金杨,“要注意眼神的沟通和交流,要有表演的感觉!”

8月的最后一天,距9月9日开始的全国花样滑冰大奖赛开赛还有10天之际,为了让运动员们新赛季的节目在比赛中更加流畅,王佳特意将常规的舞蹈课安排在了冰上,专门为双人滑运动员隋文静/韩聪和彭程/金杨捋节目。

王佳是北京舞蹈学院编导专业老师,同时被中国花滑队聘任为现代舞课老师。以前花样滑冰队的舞蹈课包括芭蕾舞和现代舞,但由于芭蕾课太多地规矩人的身体,舞蹈动作过于程式化,去年取消了芭舞课,代之以每周3-4次现代舞课。

最早发现花样滑冰离不开现代舞的是当今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赵宏博在经历了多次国际大赛的磨练后,不仅开阔了眼界,还充分认识到舞蹈对花样滑冰的重要性。去年年初,赵宏博邀请王佳担任中国花样滑冰队的舞蹈老师。

赵宏博说:“花样滑冰有两个主要的评分标准,一个是技术动作,另一个是5小分,其中就包含对音乐的表达,所以我带这些运动员后,非常重视对运动员艺术修为的培养。王佳老师给我上过舞蹈课,我很了解她。她会从编舞的角度、从运动员的三维——跳跃的空间、站立、地面,来教舞蹈的动作。我们会在音乐的起伏处、在音符的弧线、拍节上分解、拆分开来进行训练,运动员要通过舞蹈的肢体动作表达音乐的喜怒哀乐,快慢松紧,多元化地表达音乐和舞蹈的内涵,艺术的细节非常重要。现在我们的运动员不仅要上舞蹈课,还要看各种舞蹈演出,提高艺术修为。”

王佳在纠正示范节目动作时,彭程听得非常认真,时常走到训练台边在一个本子上记着什么。训练结束后,彭程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肢体的走向、力度的把握、感情的表达、神经末梢的延伸......老师讲的比较细,我得记下来,没事的时候看一下想一下,这样再做的时候会更准确地表达。”

刚刚上完舞蹈课的隋文静/韩聪告诉记者,“我们都喜欢上舞蹈课。现代舞改善了我们大脑与身体的配合,在表现节目时知道该怎么运用头、呼吸、指尖和每一个神经末梢,结合冰上滑行,把动作无限延展,改变了原来想表现而表现不出来的尴尬。”

舞蹈课一般安排在晚饭后,在冰上练了一天的运动员们无论多累,晚上都要上舞蹈课,即便受伤不能跳舞,也会跑到舞蹈教室,看看老师讲了什么,老师在给其他运动员讲解舞蹈动作时,其他运动员也会举一反三,检查一下自己是否也存在这样的问题。

一个半小时的舞蹈课结束后,王佳对运动员们的舞蹈感觉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一年半前,花样滑冰队不太重视舞蹈课,练的也不多。通过一年多舞蹈课训练,他们在冰场上有了很大变化,捋节目的时候,说到哪里,他们马上能反应过来,这就是常规舞蹈课做的铺垫。”

本赛季所有运动员的节目都进行了升级,运动员在舞蹈课的训练中学会了很多表达的方式。王佳说:“花样滑冰队的运动员们意识到要提高成绩不仅仅要有技术,还要有艺术修养,在冰上不能像机器一样,只是完成动作,而是要对节目有自己的理解并深刻地展现出来,让观众看到赏心悦目的节目,所以他们上舞蹈课都非常投入和认真。”

正如王佳所说,花样滑冰运动员在冰上不是滑一套技术,而是滑一套节目,每套节目都有一个主题,一个立意,需要通过肢体去呈现出来。花样滑冰不是靠音乐,也不是靠陆上的舞蹈,而是靠冰上的表演,所以难就难在运动员不仅仅要有脚下的技术,更要用上半身和下半身的协调和表演。运动员必须明白自己在跳什么,节目分几段,每段怎么表达、怎么演绎,每段和每段之间怎样转换,心理有了转换,外部才能呈现出来。

如今国际花样滑冰界竞争激烈,顶尖运动员水平相当,谁能在舞蹈方面得益更多,谁的节目就会有明显的改善。节目编排完要进行更细致的加工,才能让节目升华,才能感动评委和观众,这一点在国际大赛上很重要。 舞蹈课对花样滑冰的作用和影响不是一朝一夕的,通过不断的训练,相信他们会积累坚实的基础,滑出的节目也会有明显的升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